一位99岁老八路的人生境界 记者卜金宝 王春志 申永军 

发布: 2014-6-04 09:15 | 作者: webmaster | 来源: 本站原创 | 查看: 160次 | 字号:

    4月14日,记者拜访了99岁的老八路、总参信息化部石家庄干休所离休干部公孙萍。他出身名门望族,父亲公孙长子是跟随孙中山从事革命活动的老同盟会员。他的名字有来历。当年,父母为躲避迫害,逃到印尼苏门答腊岛。他在这个岛上出生,父母给他取名公孙岛。1938年,在同济大学读书的公孙岛抛弃学业,奔向延安,参加八路军,长期从事抗日宣传工作。那个年代闹革命是要掉脑袋的,他没有告诉家人,也没有告诉未婚妻。从此和未婚妻杨咏萍音讯断绝。后来,为了纪念未婚妻,他改名叫公孙萍。

    公孙萍一生酷爱学习。他说:“读书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并且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先后通读了马、恩、列、斯的相关著作和《毛泽东选集》。这些年来,认真学习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作笔记达780多万字。因为爱动脑子思考问题,99岁高龄的老人思维敏捷。他告诉记者,我们的国家发展到今天,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太不容易了。中国共产党坚持不懈地进行改革,不仅解决了13亿人的吃饭问题,而且为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实在是个奇迹。近年来,党和政府还十分关注农村发展和农民问题,出台了一系列惠民举措。如今,农民种地、盖房有补助,种粮不缴税,这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老人动情地对记者说:“我们老同志十分关心党的建设和国家大事。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在反腐败上频出重拳,取得显著成效,这在老同志中反响十分强烈,大家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前途更加充满信心。”

    公孙萍常说,学习使人长智,也使人长德。学习使人明白人为什么活着,使人懂得要多做好事,多帮助他人。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1938年在八路军陕西洛川随营学校当班长时,就十分热心公益事业,带头勤俭节约,建立“班银行”,用实际行动支援抗战。在学校组织的一次建校募捐中,他不仅带头将仅有的十几元钱捐出,还将自己戴了3年多的订婚戒指捐给了组织。1980年离休后,他积极为“希望工程”献爱心,多次为贫困地区学生捐款捐物。他出生于书香门第,是副军职离休干部,他的老伴也是一位离休干部。按说,也该享享福了。然而,他的生活却十分俭朴。离休34年来,他身上始终是一身旧军装,家具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购置的,房子也没装修。这些年来,他始终坚持“三不”:不买新衣服,不进饭店,不上街理发,把工资捐给不知姓名的贫困学生。捐了多少,他从来也不记。据干休所工作人员不完全统计,他近年捐款累计达30余万元。他早就立下遗嘱:“在百年之后,自愿献出所有存款作为党费上交给党组织,将自己的遗体无偿捐献给医学事业。”

    公孙萍对子女要求极严,他满怀深情地对子女说:“我没有什么留给你们,希望你们依靠自己的努力立足于社会,这也是人生在世最能靠得住的。”看到一些腐败分子因贪污巨款而东窗事发的报道,公孙萍十分感慨。他告诉记者:“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古人还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些人为了金钱而无视党纪国法,到头来还不是身败名裂?”

    身为党和军队的高级干部,公孙萍始终保持平民情怀。他每天都要动手打扫卫生,整理花草。他说:劳动是苍天赐给人的一种能力。如果懒惰的话,手和脚都退化了。作为一位老八路、副军职离休干部,组织上给他配有专车,他却很少用。一次,记者遇到老红军、原石家庄高级步校训练部顾问杨光明。谈起公孙萍,他说:“我和公孙萍是老朋友了。他就是那样。原来我在石家庄时,他住桥西,我住桥东。他来看我,80多岁的人了,有专车不坐,从来都是骑自行车。现在,老人已近百岁,依然坚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对人们的赞誉,公孙萍淡然一笑。他乐观地说:“人的生命在于运动嘛!这可能也是我长寿的一个原因。”

    老人在日记中写到:“想想那些牺牲的战友,我没有理由去享受,尽管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但国家人口众多,资源有限,贫困地区的孩子上学仍然有困难。作为一名战争的幸存者,我应该帮助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