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七十年

发布: 2019-5-28 08:49 | 作者: webmaster | 来源: 本站原创 | 查看: 0次 | 字号: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当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我所在的一野二军五师十五团与兄弟部队一块,在甘肃酒泉隆重举行了庆祝大会。继入新疆。在阿克苏稍休整后入大戈壁南下解放和田。一九五零年起从事军垦。


七月,奉调入海军学校学习。经两个多月行程到达青岛入校。五一年夏毕业留校任教员。五二年春走上讲台为学员授课。开始了我的军教生涯。先后为轮训的一,二年制连,排长及参谋学员讲授岸炮射击课程。也给四年制本科学员讲过课。期间曾入宣化炮兵学院进修两年理论课。直至七八年十二月二十日转业离开部队。

五八年,我随系领导赴厦门鼓浪屿参加炮击封锁金门的现场会。并到周边各海岸炮阵地参观。记得会议由张宗逊付总长坐镇,李作鹏具体操作。会后到福州韩先楚司令员为与会者举行宴会并即席讲了话。还给大家准备水果供返途享用。

会议期间,一律不戴军衔,只拿会议所发文件袋往返于住所和鼓浪屿。那时上鼓浪屿须乘轮渡。一次我俩人在去鼓浪屿途中,碰到一轿车,一位穿便装的领导看到我们俩穿海军服执文件袋匆匆赶路,下车后让我们上车,抵轮渡码头海军战士向其敬礼,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是皮定均副司令员。

六九年,我被复员回西安当工人。因当时军龄超二十年,给了四千多元的复员费。但一家五口住在不足十平米的房里,门口一个蜂窝煤炉子就是全家人的厨房。我月工资四十元,老伴中学教师六十多元,孩子都小,维持生活尚可,但比起在部队确实下降了不少。

七八年末,部队来人把我叫回,复员改为转业,补发工资,军装。军龄算到转业证上的十二月二十日,为近三十年的军旅生涯画上句号。开始离开工厂在地方学校任政治课老师,直至九零年十月离休。学校现为西安市老年大学。

我还有幸见到部分共和国的领导人。先是五二年夏,朱总司令到青岛海军炮兵学校视察,参观我们的射击实验室,室内只有我们几个教员,由一人为总司令演示实验,而陪同的人员远比我们多得很多。当天总司令穿了一身全白的海军服,很精神,看演示也仔细,还提出疑问。近在眼前见到国家领导人这是第一次,心情很激动。非常幸福。记得连续数天,大家都在谈论见到总司令的那种幸福感受。

再是五六年九月,我休假经北京返回西安。与战友二人在北京西郊动物园门前,见到国家领导人车队接印尼总统苏加诺访华途中,学生和群众向领袖欢呼致意,车队缓行,毛主席等国家领袖向人民挥手点头。我俩着便衣紧挨人群身后观看。第二天游园又碰到陈毅元帅陪同苏加诺游园。这距离近,就在眼前,看到陪同人员中一名“大尉”挺年轻,再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位大校。我俩还议论了很久,元帅身边工作的人,军衔不低呀!战友今年也九十岁了,现住在马鞍山。

六五年夏,我在福建宁德三都澳为岸炮部队干部讲射击指挥课程,因为是短训班,数月后返校才知,西安老父病故,烟台妻生女。教研室为我往西安寄了两百元。

六六年春末,学校组织部分教员参加地方四清运动。我被分配到长江航运公司人民二号轮船任副队长,队长是重庆公司一位老处长,海军还有一位教员,地方另有数名青年组成四清工作队。船从重庆出发到上海,往返两地之间,携带驳船进行货运。我们部队总部设在武汉江汉关附近,也有部分教员分到客轮上工作。人民二号从上海返渝途经武汉时我们上船。到重庆朝天门码头我们去重庆分公司报道,船再去九龙坡卸货。还不到盛夏,当晚在分公司办公室休息,就在大办公桌上睡,躺在桌上满身大汗,根本不能入睡,数次去洗手间冲凉,感受到了重庆火炉之威。当船员告诉长江三大火炉另外还有武汉和南京。但这第一个火炉的下马威确是感受颇深。

年底返校,参加部队院校的文化大革命运动。

两子一女逐渐长大,国家改革开放形势日渐显著。票证取消,物资供应品种繁多,数量充足。城乡人民生活得到极大改善,我的家庭也不能例外。

九零年我离休。本世纪初随子女来上海,生活已大为改观。先和老伴住在浦东较好的小区,六年前老伴八十五周岁病故。我与儿,媳,孙同住一别墅。生活又上一层楼。我虽老,生活尚能自理。子女孝顺,为我购置衣物,按摩器材等用品。周末有时自驾上海周边游,长假乘机远旅游。数次去三亚过春节。女儿住的也很近,常和外孙一起来家相聚,同游。一家人其乐融融。

二零一四年送孙子去美国上大学,在华盛顿,纽约沿美国东海岸转了转。什么白宫前的草坪广场,华尔街的高楼大铜牛也见识了一下。但白宫前博物馆中陈列的许多中国珍宝让我感受颇深,不知珍宝何时才能回归故乡呀!

美国地铁,火车设施陈旧简陋,哪比上上海地铁和我国的高铁。眼看舒服,乘坐亲切,简直是不能相提并论。也看了美国的名牌大学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等校。在美加之间的大瀑布上,下都体验了一番,也算不虚此行!

在上海除周二去浦东老干部大学上古文课,其余时间都到浦西青松城上海市老干部活动中心参加活动。这里棋,牌,乒乓,桌球,阅读,午餐,洗浴,理发,按摩全有,而且对老同志优惠,服务周到亲切。

我的一切关系在西安,但近二十年来,浦东老干部部门和居委会及唐镇社区相关部门,都对我很照顾。逢年过节送慰问品,平时也送一些洗浴日用品,还派人每周给我打扫卫生。与儿子同住后,不用派人来打扫,则折算成钱,按每月四百元发给我。今年还特别发过年费,并派保健医生上门服务送医送药。七十年前,四十年前,二十年前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今天的幸福生活。

四十年前,在西安托关系给家里安装固定电话,但很快就有了呼机,大哥大,到现在手机普及,而且要进入5G时代。互联互通,天涯咫尺间。我于去年中秋填卜算子中秋发到群里,词为:“明月碧空照,华夏多欢笑,亲朋好友互致意,共庆佳节到。躯体虽已老,心态却年少。阅读锻炼发微信,更显老来俏”。只为博得大家高兴,共庆中秋。

借用唐朝诗人李商隐的诗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他的意思就是:只有临近黄昏的夕阳,才是最美好的。人到老年,就是黄昏的夕阳,应该享受这最美好的时光。把你的光和热,奉献给社会,回报给家人,走好人生的最后一程。而许许多多的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都是这样做的。为祖国这栋宏伟大厦的建设添砖加瓦,贡献绵薄的余热。

祖国的强大,十四亿人民奔小康的目标即将实现。两个一百年的目标也将在党的领导下胜利完成!我已提前进入小康或者说已进入了“中康”。感谢家人的努力和孝顺,更感谢国家发展给我带来实实在在的幸福生活。我这七十年,只是许多同龄人的一个缩影。还有一些人在近四十年或二十年间,比我过得更好,得益于国家的发展和好政策,以及自己的勤奋努力。他们可称为早已进入了“大康”。我祝福他们!在祖国日益强大的今天,会有更多的人过得越来越好。我是共和国七十年的亲历者。祝福伟大的祖国日新月异越来越强大!

这真是:

龙醒播雨润万家,

苗壮仓满富中华。

丝路沿线广交友,

世界又爱牡丹花。

(作者系西安老年大学离休干部  宋玉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