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七十年前我的老部队

发布: 2019-5-31 11:28 | 作者: webmaster | 来源: 本站原创 | 查看: 0次 | 字号:



    作者简介:薛世武,陕西横山人,1934年出生,1947年参军,1949年9月23日入党。参军后在西北野战军新四旅十六团卫生队当护士,参加过保卫延安、解放西安、解放兰州、进军新疆伊犁等各次战役、战斗30多次,荣立战功3次。1948年在荔北战役中头部负伤。1952年参加空军建设,在工作和军校学习中荣立三等功2次,1967年参加抗美援越。
   
   薛老所著原文: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我们西安解放70周年。在西安解放70周年即将来临之际,我这个年愈八十的老兵,深切地回忆起我参军后所在的那支英雄部队——六纵队新四旅十六团。我在这个部队工作生活5年时间,在部队领导和老同志的帮教下,由一个农村孩子一步步成长为具有坚定革命意志的共产党员。并且能够有幸参加西北解放战争多次大型战役和几十次战斗,亲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顽强作战和勇猛坚毅,亲眼目睹在战役中牺牲的许多战友同志,每逢佳节倍思亲,七十年前的过往经历,如今依然历历在目。 为纪念古城西安解放70周年,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每每执笔,想要留下这难忘的回忆。 
     一、 我们这支部队的诞生 
      十六团是由原来的新一团于1940年改编的,正式列入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的编制。摘掉新一团的帽子,成为正规老八路,隶属陈赓旅长、王新亭政委的领导。全团都穿上了八路军的军装,佩戴“八路”臂章,面貌焕然一新,对全团指战员鼓舞特别大。由于受到正规的思想教育和军事训练,十六团的战斗力提高得很快,在抗日战争中参加过百团大战、正太战役等许多著名战斗。电视剧《亮剑》就是新一团到十六团的真实历史,李云龙的原型是王近山。电影《地雷战》、《鸡毛信》中也有十六团的缩影。  
    1943年奉中央军委的命令,由时任三八六旅旅长王近山率领十六团从华北前线调到延安。1944年2月,七七一团和十六团组成新四旅,王近山是新四旅的第一任旅长。1947年由教导旅和新四旅组成六纵队,成为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重要战斗力。
    在转战陕北那一年,我们在行军途中,经常能遇见彭德怀副总司令和野司首长,不远处还能看见党中央的“昆仑纵队”。因此我们六纵队的任务是既当野战军消灭敌军,又当 “御林军”保卫党中央毛主席(“御林军”这个封号是1947年中央在靖边开完“小河会议”后,陈赓看望十六团讲的)。所以相隔距离很近,毛主席的警卫排长阎长林,原来就是十六团特务连的副连长,为了保卫毛主席的安全,1946年由十六团团长袁学凯和新四旅的第二任旅长张贤约推荐给毛主席的。毛主席骑的白马也是十六团副团长刘光汉送给毛主席的。
    在解放大西北的五次大战役中,六纵队每次都担负着主攻任务,深受各级领导的信赖。由于部队里老红军、老八路多,思想觉悟高,补充来的新兵进步也很快,所以战斗力很强。
    二、 西北解放战争中五次大的战役 
     战役和战斗不同,所谓战役是指扭转全局的大战。战斗 是指只在局部地区打了一仗,可能是胜仗,也可能是败仗。比如1948年3月打洛川的战斗,二十多天未能攻克。1949年3月打蒲城,只用了一个晚上就攻克了。以下我介绍的这五次战役,不仅是扭转全局的,有的甚至是决定命运的。  
     (一)沙家店战役   
    沙家店位于米脂县北和佳县之间,本来我军正在打榆林,南门很快就要攻克了,胡宗南派来的援军三十六师从西南面的沙漠地带快速赶来救援,东南面的刘戡率二十九军从绥德逼近,对我军形成夹击之势。36师是胡宗南的三大主力之一,中将师长钟松非常骄横,要一仗消灭陕北的共军和中共中央首脑。我军立即从榆林撤出战斗,把三十六师引至沙家店山区。那几天正下大雨,钟松为了抢头功,不等二十九军赶到,就对我军发起进攻,8月19日冒然钻进了我军的口袋阵——常家高山。我们新四旅和兄弟部队发起猛攻,8月21日全歼三十六师。号称胡宗南 “四大金刚”之一的一二三旅少将旅长刘子奇被活捉,只有钟松一人化装逃跑。二十九军被我军一个旅阻挡在四十里铺,看着三十六师被歼,掉头就跑,我军乘胜追击,一直追到清涧县,又消灭了七十六师,活捉师长廖昂。  
    沙家店战役胜利了,扭转了陕北的战局,最重要的是保卫了党中央的安全。当时毛主席、周副主席、任弼时都在敌军的包围圈里,我每次回忆到沙家店战役时,仍然是提心吊胆,心有余悸,这一仗太危险了!如果沙家店战役打败了,后果不堪设想,我们的新中国还能在1949年成立吗? 


     (二)宜川战役  
     陕北本来就很穷,经过一年的战争,老百姓的负担更重了,只有打到蒋管区才是出路。经过1947年冬季开展的新式整军运动(三评、四查、诉苦运动),部队指战员的思想觉悟大大提高,新解放过来的战士多半家里都很穷,都是抓的壮丁,经过倒苦水、挖苦根,一夜之间就由俘虏兵变成了主人翁,战斗情绪高涨。
    1948年春节过后,2月下旬,野司首长决定,除留少数部队监视延安守敌以外,主力部队向宜川进伐。这次战略目的是围城打援,即围住胡宗南守宜川的二十四旅,原则是打而不全歼,引诱在洛川的二十九军来增援,借机在宜川以南30里的瓦子街狭窄地带一举歼灭。
    我们新四旅十六团于2月26日对“凤翅山”守敌发起攻击,兄弟部队对“七郎山”发起攻击。这两座山像似坚守宜川城的两扇大门,如果把这两座大山拿下来,宜川城则不攻自破。所以二十四旅旅长张汉初急了,一天几次发电报请求胡宗南火速增援,胡宗南急令刘戡率二十九军增援宜川。  
    我军早已埋伏在两侧山头的树林里,专等二十九军往我军布置好的口袋里钻。2月28日,刘戡果然按照彭总的指挥,到了瓦子街。我军首先从头部开始阻击,不让敌人前进。等到后面的敌军全部装进口袋里,第二天3月1日,埋伏在两侧山上的我军居高临下,勇猛杀向敌群。敌人经过垂死挣扎,一天组织了多次反扑,最终于3月2日被全歼,3月3日攻克宜川城,宜瓦两地战斗结束。这一天下雪,各部队传来的胜利消息、战果捷报像雪片一样飞向各纵队。
    清查结果,宜川战役共歼敌三万四千多人,打死中将军长刘戡,中将师长严明,俘虏少将旅长张汉初、刘振世等共七人。宜川战役的胜利为我军转入外线、进军关中打开了通道。
     一年前的3月19日,胡宗南占了延安的当天吹嘘说,三个月消灭陕北的共军和中共中央首脑,现在还不到一年,不但没有消灭共军,我军反而更壮大了,而胡宗南却损失了九万多正规军。
    我军彻底扭转了战局,下一步就要反攻了,胡宗南再要扬言消灭共军,连他自己也不会相信了,从此胡宗南开始走下坡路了。  
    宜川战役结束之后,毛主席来电祝贺,并撰写《评西北大捷兼论新式整军运动》的文章。党中央毛主席从此对西北野战军的取胜放心了,于3月23日离开陕北去西柏坡了。
    (三)西府战役   
    宜川战役结束后,部队南下,解放了宜君、白水、黄陵。3月23日包围了洛川县城,守城的敌军是六十一旅,我们六纵队和三纵队攻城近二十天,因为洛川城周围都是深沟,中间通道埋设很多地雷,所以久攻未克,最后放弃打洛川,向西府进军,途中解放了职田、长武、彬县。4月20日攻克宝鸡,全歼敌整编七十六师,打死师长徐保。宝鸡是胡宗南的仓库,存放着大量的枪炮弹药、军需物资,胡宗南没想到我军会操他的后路,急眼了,于4月22日放弃延安、洛川,连同驻守潼关、西安的部队凑成了西进兵团,由裴昌会带领,从东向西堵截我们。西边的马家军也向宝鸡合围过来,对我军形成东西夹击之势,形势对我们很不利,我们把能带的物资尽量带走,剩余的全部炸掉,立即撤出宝鸡,向东北方向的西丰镇突围。5月6日,我们十六团接到命令,返回屯子镇,救援被敌军包围的教导旅。在完成任务后返回途中,我们十六团的政委常祥考胸部中弹牺牲了,这对十六团全体指战员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大家怀着对常政委报仇的决心,接替了原本是教导旅的后卫任务,走在全军的最后,掩护主力部队安全撤退。边走边打,天天都在突围,冲锋陷阵,忍饥挨饿,非常疲劳,但是革命意志很坚强,只有一个信念,就是一定突出重围,终于在5月12日冲出层层包围圈,回到了解放区马栏。
    西府战役前半期打得很好,袭击了胡宗南的后方,宝鸡重镇,打乱了敌人的部署,一个月共消灭敌军两万五千多人,还收复了延安。从1947年3月19日至1948年4月22日,胡宗南在延安待了一年又一个月零三天,实现了毛主席放弃延安时讲的“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少则一年,最多两年,我们还会回到延安”的英明预见。
    (四)扶眉战役   
    扶眉战役之前的1949年1月,中央军委命令西北野战军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所属各纵队改为军、各旅改为师,原六纵队整编为第六军,新四旅编为十七师,十六团编为五十团。1949年5月20日,我们六军仅用了半天时间就解放了西安。在这次战斗中既没有伤害人民群众,又保护了文明古城,使这座古城完好无损地回到人民手中。
    扶眉战役于1949年7月11日发起,当时敌我形势比1948年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太原解放以后,华北野战军的十八、十九两个兵团二十多万军队调来西安,这时我们一野共有四十多万军队,和胡、马比较,我军占绝对优势,而且装备改进,士气高涨。但敌人不甘心失败,妄图做最后的垂死挣扎。胡宗南在武功、扶风、眉县集中了四个军,西边的马家军也想东进,抢头功,夺取西安。彭总审时度势,采取先歼胡、后灭马的战略,即用一个兵团阻击马家军东进,三个兵团歼灭胡宗南的四个军。彭总交给我们十七师一项特殊任务,插入敌人心脏,从中间开花往外打。
    7月11日下午,我们从礼泉县赵村一带出发,以急行军的速度,十二小时跑了一百五十里,夜里穿过兴平、乾县,敌军的结合部,于12日拂晓赶到了扶风西北的益店镇、午井镇。来不及吃饭休息,立即向敌六十五军指挥部发起攻击,敌人根本没想到解放军会突然出现在他们的指挥部,从上到下乱作一团,外围的兄弟部队从四面八方包抄敌人,敌军晕头转向,分不清谁是国军,谁是共军。战斗进行得非常顺利,我们十七师仅用了一天一夜时间就完成了任务,全部战斗结束,只用了两天时间,全歼胡宗南的三十八、六十五、九十、一一九四个军,共计四万四千多人。
    战役中有这样一件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我们五十团卫生队的通讯员赵生福(瓦窑堡人,共产党员)和理发员彭怀旺(陕北镇川堡人,共产党员),在夜里送信途中遇到四个人从对面走来,因为天黑,没注意对方是什么军队,各自都擦肩而过。走过去的敌人突然转过头向他俩喊道:“老兄,到什么地方去?”赵生福随口回答:“到前面送信去。”但说完之后,心里有点儿疑惑,他们怎么把我们称呼“老兄”不叫“同志”呢?这时,敌人又接着喊道:“可不敢往前走了,前面尽是八路”。这一下两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彭怀旺举起手榴弹,大喝一声:“老子就是八路,缴枪不杀!”赵生福端起冲锋枪照着敌人上方打了一梭子,三个敌人乖乖缴了枪。只有一个扛机枪的不甘心失败,跑了几步,架起机枪,准备向他俩射击,彭怀旺眼疾手快,猛扑过去,一脚踢翻了敌人,夺了机枪,不到十分钟,一场意外的遭遇战胜利结束。我们这两个陕北子弟兵,机智勇敢,以少胜多,抓了四个俘虏,缴获了一挺轻机枪,一支冲锋枪。战后彭怀旺和赵生福都荣立了大功。
     在五次战役中,扶眉战役打得最为干脆利索,是用时最短、俘虏敌人最多、我军伤亡最少的一次战役。
     扶眉战役把胡宗南进攻延安时的二十几万主力部队基本消灭光了,还搭上了他1948年从白崇禧那里借来的七十六、六十五两个军,当时许诺,半年时间战局好转就归还建制,结果不到半年,七十六军就在蒲城县永丰镇被消灭了,这次又把六十五军也赔进去了。胡宗南自己清楚,再也无力反攻西安了,如果再待下去,很快就会当俘虏。于是带着他在渭河南岸的残兵败将逃向四川,马家军也撤回甘、宁、青,守护他的老窝去了。
    西安城巩固了,陕西省的仗打完了。除留下陕西省军区一万多军队以外,野战军都奔向下一个目标。贺龙司令员率十八兵团向四川进发,王震司令员率一兵团向青海进军,彭总率二兵团、十九兵团向甘肃、宁夏挺进。          

    (五)兰州战役   
    扶眉战役之后,我们五十团经凤翔、陇县、关山,从固关镇进入甘肃。经过二十多天的长途行军,越过六盘山高峰,一路边走边打,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所遇敌人一触即溃。于8月下旬到达皋兰山东边的九条路口,各级指挥员经过侦察,摸清了前进地形和敌人的兵力部署。守卫皋兰山的是马步芳、马继援父子的八十二军、二十九军以及三个保安团共计五万多人。八十二军最反动、最残忍,他们俘虏了我们掉队的同志和伤员,都残忍杀害了。1935年张国涛的西路军在河西走廊被打散以后,也是马步芳的部队把虏去的红军全部杀害,而且手段极其残忍。因此,我们这次一定要为死难的同志报仇雪恨。
    彭总命令四军攻击西侧的沈家岭,六十五军攻击马家山,六军攻击中间的主峰营盘岭。我们五十团的刘光汉团长又找罗元发军长主动请缨,攻克营盘岭的最高峰三营子。
    8月20日,五十团从九条路口攻击前进。经过七天七夜的苦战,五十团最先把红旗插上主峰阵地——三营子。中路的六军依仗有利地形,用炮火支援两边的兄弟部队,也很快完成了任务, 8月26日解放兰州。马步芳的五万多人全部埋葬在自己挖好的坟墓——皋兰山的战壕里。在五次战役中,最后这场兰州战役最艰巨、最难打,敌军被全歼了,我军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兰州战役胜利的意义重大,西北问题基本解决了。9月5日解放西宁,9月23日解放银川,9月25日新疆通电和平起义。至此,西北五省全部解放了。继东北野战军、华北野战军之后,我们西北野战军也是在10月1日之前胜利完成了中央军委交给解放大西北五省的光荣任务,为共和国开国大典献上了一份厚礼。
    六军下一步的任务是从二兵团配属给一兵团,在王震司令员的领导下,与二军一同进军新疆。我们五十团走得最远,4月下旬从黄龙山的澄城县代庄镇出发,到1950年1月,仅用十个月时间,就挺进至伊犁河畔,进驻惠远城安营扎寨。伊犁河对面就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我们再也不用长途行军了,成了既是战斗队,又是生产队、工作队的边防军。
    在三年的战争中,我们团涌现出两名一级战斗英雄,一名是兰州战役中舍身炸碉堡的曹德荣指导员,一名是三年荣立十一次战功的陈全魁连长。陈全魁同志1950年去北京参加了第一次全国英雄模范大会,受到了毛主席和中央领导的接见。他是五十团的代表,也是这个英雄团的光荣和骄傲。
    现在我们的国家民富国强,繁荣昌盛,军队强大,装备优良,人民的生活一年更比一年好,2020年就要实现全国脱贫,这是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奇迹!所有这一切都足以告慰在三年的艰苦战争中,牺牲的很多战友同志,先烈们虽然没有看到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祖国现今的繁荣发展一定会让先烈们含笑九泉的。
     安息吧!革命先烈们! 
    一代一代的革命接班人正在迈着改革发展的步伐大踏步的前进,我们的国家已经进入到社会主义发展新时代。我作为一个幸运活着的老兵,一定要活到老、学到老,不忘初心,与时俱进,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作者薛世武现为陕西建工集团离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