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 物 钩 沉——一份契约与张光廷烈士牺牲的前前后后 作者王水鱼

发布: 2013-5-27 13:00 | 作者: webmaster | 来源: 本站原创 | 查看: 278次 | 字号:


    今年3月下旬,退休教师张显庆来办公室找我,递给我一张契约的照片:“这是当年张光庭烈士的父亲为解救儿子卖庄基时的契约。”

(持契约人张俊亭)

    对于张光庭烈士,乾县人都不陌生,我的青少年时期就是在张光庭烈士事迹的熏陶下成长的。然而,在烈士就义64年后的今天,竟然发现有关他的遗物,这是多么弥足珍贵呀!我便萌生了去烈士故乡——乾县阳洪镇三坳村一探究竟的想法。

    4月27日上午9点多,我和局里两名同志前往烈士的故乡,带路的就是张显庆老师,还有离休干部张志忠。

(作者在张光庭烈士墓前)

    满目麦田一望无垠,绿浪翻滚。 张显庆老师指着身边的张志忠老人说:“他就是张光庭烈士被捕时,现在惟一现场证人了。” 张老见我一脸狐疑,便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和张光庭烈士一起被捕的西安市五区一小校长白靖中是张志忠的表哥,张志忠老人当年才15岁,在该校做杂勤工作。张光庭是学校的教务主任。

    1949年1月19日晚,天出奇的黑,也出奇的冷。这时学校已经放寒假,学校就剩下家在乾县的几名教工。晚上8点多了,张光庭和白靖中还没回来。张志中像往常一样裹着身上的棉衣在学校巡查,脚手已经有些发麻。

    突然,学校大门闪进两个黑影,他以为是白校长和张主任回来了,向前紧走几步。借着教工宿舍微弱的灯光,他发现来人戴着礼帽,身穿黑袍,杀气腾腾,个子稍高的戴幅墨镜。“张光廷、白靖中人在哪里?!”“人没在”张志忠答道。“老实点,你不说实话就毙了你!”高个子掏出身上挎着的盒子枪顶着张志忠的头吼道。“人……人……确实……不……不在。”“他是个碎娃,带上他等着就是了”个子稍矮的说道。张志忠见势不妙,来人显然是国民党特务。他想设法脱身报信,但已被控制。               

    没多时,刚进校门的白靖中被特务控制,并命他打开了宿舍门。 两特务翻箱倒柜在宿舍胡乱翻着。“表哥很镇静。他趁特务不备,把什么东西塞进嘴里,”张老回忆说,“好像是个纸条什么的。”两特务翻了一通,没有翻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晚上10时许,学校门口传来“号外!号外!”,听得出,是张光庭的声音。当天报纸上一定刊登了令他兴奋好的消息。这时,特务立即向他扑去。张见有情况,“我先上趟厕,马上就回来。”“不行!”特务提着枪凶狠地说“要大小便就地解决!”11时,警察局的警车又下来了几个特务,将张光庭、白靖中,还有学校的另两名教师黄文轩、张勤戴上手铐塞进囚车呼啸而去。

    张老师补充说,张光庭烈士被捕是有原因的:组织上为了顺利解放西安,决定在敌人内部发动策反行动。张光庭受西安市工委负责人韩夏存指示,秘密印刷韩从关中地委带回“腹稿”《告蒋管区公务人员书》和毛泽东元旦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寄发给西安国民党军政要员。张设法通过西安市警察局五分局局长严益静的外甥从南大街自新长印刷馆弄来五分局带衔信封50份,将这些材料寄出去。

    其中一封遭邮检查获。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闻讯,气急败坏,大发雷霆,抓起桌上的茶杯摔得粉碎。即刻命人叫来严益静,胡一巴掌打在严的脸上,此时的严益静被打的晕头转向。胡宗南责令严益静和警察局长肖绍文限期破案。敌人通过印刷馆经理查到了严的外甥和张光廷,被捕的还有傅正士、张延龄等人。张光庭、白靖中初押西华门八家巷监狱,月余转至炭市街红十字会巷15号西安刑警大队部。

    狱中的张光庭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毫不屈服。敌人见软的不行,便严刑拷打,滥施酷刑。他们采取抽皮鞭、用杠压、上老虎凳、灌辣椒水、下竹签、用烙铁烫等,有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面对各种酷刑折磨,张光廷只有一句话:“我什么都不知道!”敌人问他:“听说苏明远从边区到西安来了,你可知道?!”“人家又没到监狱告诉我,我如何知道?”他从容应对着。恼羞成怒的敌人用烧红的烙铁在他背上烙,他痛得大汗淋漓,硬是一声不吭,直至昏死过去。在极其残酷、备受折磨的日子里,张光庭仍然领导着狱中地下党员开展对敌斗争。

    张光庭见他们几个出狱无望,设法与狱中的地下党员口供一致开释黄文轩。黄文轩出狱后,按照张光庭、白靖中的指示迅速转移秘密联络点的同志。

    1949年4月下旬,特务们将遍体鳞伤的张光庭装进麻袋,投入红十字会巷15号后院枯井,并推下两个碌碡,活活将其砸死。白靖中、张延龄同时罹难,严益静的外甥也被严“大义灭亲”惨遭毒手。

    年仅32岁的革命烈士张光庭用年轻的生命捍卫了共产党人的坚强意志和革命节操,保护了西安地下党组织。

    说话间,车子停在了山坳村庄西一户人家门前。张老师指着路北一户人家说:“这就是当年我七伯(张振江)卖给张桂林的庄基。”庄基三间宽,三、四十米长,大红铁门,门楼贴着红色瓷砖。

    走进大红铁门,一位60多岁,面目黑红的老者站在我们面前时,张老师说,他就是那位买庄基地的张贵林之子张俊亭。我们说明来意, 张俊亭从里屋拿出一个牛皮纸袋,取出一沓泛黄的麻纸,翻出一张摊在茶几上:“就是这张,这是我父亲生前留下的,他让我保存好。前几年差点让我儿子给烧了。”

    仔细端详这张契约,纸质有些粗超,约有40×40cm2见方,上书:立写卖庄基人张振江,因不便,今将自己城门上西边庄基一所叁间计地捌分壹厘整,其庄东止张恒光,西止卖主,南止路心,北止卖主,四止分明,情愿出卖张贵林名下永远为业。同中言明,共作价麦柒石整,其价当交不欠。粮随地行,割食画字,一切在内。恐后无凭,立卖约为证。“你看,人名和数目旁画有‘十’字,这叫‘画押’”张老师指着契约解释说,“‘房亲人张光庭’是指父亲张振江以儿子的名义卖的;中见人张德兴是同村长者,代笔人张恒通是张振江的九弟,张恒光为八。”契约上边加注:此庄西边之杨树、椿树永远不动。靠左侧加贴印花七枚,顶端有浅蓝色“张振江2038”字样。

     问起契约来历,张俊亭说,他三岁上亲父就过世了。他随他七伯(张贵林)东奔西走。51年土改时,在这里建了房。现在的庄基不足八分一厘,当初盖房时没占那么多,以后都成了生产队的地。

     随后,我们拜访了著名剧作家张汉先生。先生的居所在距此不远的一条南北巷。他今年已经88岁了,身体还好,只是耳有些聋。当年,名扬大西北的玄板腔《白马血盟》等数十部秦腔剧本都是他写的。问起张振江卖地的事,他极为惋惜:“张振江有些清瘦,眼睛发红,人称‘红眼张三’按当时的家境来说,他家就不是那卖地的过活。张振江家有牛有马,还有一挂车。人很细法,也很能干。”张汉先生回忆说,他的老伴过世早,家里请了保姆,带着个七八岁的孩子叫冒儿。当时在汉中供职的张汉从哥哥的来信中得知,光庭出事后,张振江常去西安看望儿子。他每次从西安回来,人特别勤快,忙里忙外,外人表面看不出啥,可过两天就跟霜煞了一样。儿子的事,他一定能略莫一二,卖地是为了救儿性命,迫不得已。

    张汉先生是49年春节前后从汉中(蒋管区)跑回来的。一天,张振江让张汉给他念信,信是礼泉韩夏存写来的,信上之说张光牺庭牲于1949年4月某日。张振江听到这,一下子瘫软在地,昏厥过去。醒来时,一向刚强老人满脸泪水。后来,经人撮合,他和保姆一起过活,他认冒儿为儿子,改名张罗。

    张老师回忆说,51年之前,张光庭未被追认烈士。在党组织抓获了当时审讯张光庭的国民党特务,他在狱中坚贞不屈的英雄事迹才被证实。他51年被追认烈士,52年县上在“群众堂”开大会,宣布把张光庭烈士的名字刻在烈士纪念碑上。

    张光庭烈士的遗孀袁青梅于三年前辞世,生前任过该村妇联主任。两个女儿,大女儿张晓莹在西安,小女儿张秀莹在咸阳。小女儿近两年多病,已不能下床行走。

    张光庭烈士的侄儿侄媳找到了故居的钥匙,我们才得以瞻仰烈士故居的真容。

    这是一间间半宽的居所,右侧的门柱上,挂着“革命烈属”的牌子,门房和最里面的房是女儿后来盖的,南邻三间新房是张罗的儿子盖的。进了黑柒斑驳的二道木门,靠北边是一排土木厢房,第一间挂竹帘的便是张振江的房间。

    可能由于门锁有些生锈,几经周折,张振江的房门终于被打开了。在屋内四下环顾,除了靠里的土炕和几件满是尘土的旧式家具外,别无它有。桌子上方的墙壁上有三架相框,其中两个是合影,正上方相框里是一位老者,他就是张振江。张老师用手拂去相框上的尘土,看得出,张振江的面目略显清瘦,眼睛炯亮有神,胸前一缕白胡须。

    面对张振江老人的遗像,我不仅沉思:您老人家的魂魄是否常在这里徘徊?您若大的家业最后只剩下这间半破屋,您是否后悔过供给儿子去陕北工学、鲁艺、同州师范上学?是否后悔过支持儿子从事地下革命工作?您给儿子起名“光庭”分明是寄希望于光耀门庭,谁知,到老为救儿奔波、卖地,家境败落。你也可能懂得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儿子不能照顾您凄清的晚年,不能为您养老送终……

    我们决定去拜竭烈士墓园。约莫有二十分钟的车程,走过一段子田间小径,上坡不远处,看见一座座坟茔,墓碑林立。我和两位老人在墓地寻找烈士墓冢,局里和我同行的团结和香妮同志去田埂拔野花编花环。路南的墓地紧靠高速路旁,我看到张恒光和夫人的墓碑,这不是契约上出现的张恒光吗?我正若有所思,这时,张老师喊着让我快过去,说是找到了。

    沿小径再向东二、三十米的路北,我们看到了张光庭烈士的墓冢,紧靠西边的幕是烈士夫人的。为了表达对烈士的敬意与缅怀,我们不约而同的肃立在烈士纪念碑前,进行着简单的哀悼仪式——默哀、三鞠躬,敬献自编的花环。

    张老说:“1981年清明节,西安市委于此给他堆起衣冠冢,立了墓碑。”

    手抚碑上的红五星和烈士的名字,一种复杂心绪在我心头翻滚,不觉泪眼模糊:当年,您是多么优秀,多么机智勇敢!为了新中国成立,为了后辈子孙,您义无反顾,惨死在国民党的屠刀下。您可知道,您的英雄事迹激励着一代又一代青少年发奋图强,建设着美好的家园。您可曾知道,在您被捕后,老父亲在人前强打精神,不知在黑夜里受了多少煎熬?您可曾知道,您牺牲后,年迈的老父被蒙在鼓里,救儿心切,不得已卖掉自己苦心经营的地产?您又何曾知道,他老人家知道你牺牲后,心中承受着怎样揪心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