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上的司令部 ——老红军王扶之在黄克诚身边的日子 记者卜金宝

发布: 2014-2-12 11:25 | 作者: webmaster | 来源: 本站原创 | 查看: 212次 | 字号:


   

    人物小传:王扶之,陕西省子洲县人,1923年9月24日生,1935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曾任总参作战部长、山西省军区司令员、乌鲁木齐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

    1月11日,记者在大连见到了老红军、原乌鲁木齐军区副司令员王扶之。老将军家里有一张抗战时期拍摄的照片,弥足珍贵。这张照片,把老将军的思绪拉回战火纷飞的年代。

    1939年,新四军3师在河北红子殿对日作战。在这次战斗中,时任新四军第3师8旅22团作战参谋的王扶之作战勇敢,缴获一辆自行车。王扶之的好奇心很大,一有空就练习骑自行车。没过多久,他就可以单手骑,双手撒把骑,倒骑,在部队一时传为佳话。他到师部当作战参谋后,这辆自行车派上了用场。师长黄克诚眼睛高度近视,行军、作战十分困难,虽有马也不骑,就坐王扶之的自行车,前后达3年之久。期间,王扶之从黄克诚身上学到许多本领,也多次执行黄克诚交给的任务。

    这个团怎么样?你放开说给我听

    黄克诚坐王扶之的自行车,不仅解决了行军作战的问题,还了解到许多情况。一次,他坐在自行车上问:“王扶之,你在22团工作了不短时间,这个团怎么样?你放开说给我听。”

    王扶之说:“这个团能打仗,就是有点骄傲……”

    黄克诚说:“你把要害说准了!我正准备告诉8旅对22团进行整顿,不能让这些致命弱点发展下去。”1942年1月17日,黄克诚在3师政治部主办的《先锋》杂志上发表《希望第22团的工作来一个彻底转变》,提醒22团注意克服缺点。22团接受了黄师长的批评,并进行了整顿,工作有很大起色,在以后的历次作战中屡建战功。

    这次任务艰巨,所以我要派你去

    1943年春,日军对新四军盐阜区进行“扫荡”。为避敌锋芒,黄克诚率部转向“扫荡”圈外机动作战。

    部队从阜宁向阜东转移,途中要经过射阳河,河边是华成公司所在地。该公司总经理姓张,四川人,手里有一支武装,同日伪军、国民党军、我军三方面都有联系。黄克诚指示王扶之做争取张经理的工作:这次任务艰巨,所以我要派你去。你记住:第一,向他讲明抗日爱国大义;第二,向他宣传我军宗旨和纪律;第三,明确表明我们维护他的利益,希望他能同我军合作。接着,黄克诚拿出一支崭新的20响驳壳枪,让王扶之作为见面礼送给张经理。

    见到张经理后,王扶之自我介绍是受黄克诚师长委托来和他会谈的,向他转达了黄师长的3点意见。张经理高兴地收下黄师长送的驳壳枪,明确表示共产党看得起他,可以从他的防区经过,而且他要派上岗哨,以防鬼子发现。

    就这样,新四军第3师顺利转移到阜东地区。

    胆子要大,遇事要沉着冷静

    涟水县境内的五港口,是苏北抗日根据地盐阜区与淮海区的交通要道。伪军在这里建起一座炮楼,对我军行动妨碍颇大。

    一次,黄克诚对王扶之说:“要是能把这个据点争取过来,为我所用就好了。你去执行这个任务,怎么样?”黄克诚接着对王扶之交待,你的任务主要是把据点伪军队长的工作做好。切记胆子要大,遇事要沉着冷静。

    五港口炮楼伪军队长的家就在附近的庄子里,王扶之通过庄子里的人同他取得了联系,告诫他看清形势,为自己留条后路。经多次接触,王扶之把这个伪军队长争取了过来,这个炮楼也成了我军的情报站。日军一有动向,他就给我军送情报。一次,王扶之化妆成老百姓进了炮楼。刚坐下,日军小队长就带一队鬼子来了。怎么办?王扶之灵机一动,示意伪军队长等人坐下来打麻将。鬼子进来,呜哩哇啦一通,伪军队长通过翻译告诉鬼子,说这个人(指王扶之)是他从小在一起的朋友,闲了就来打麻将。鬼子信以为真。待鬼子走后,王扶之带着情报返回部队。

    师指一撤就会动摇军心,后果严重

    1943年春,日军对盐阜区进行大规模“扫荡”。黄克诚率师部和特务营转移,在阜宁县境内的黄河堤附近与日军遭遇,战斗异常激烈。当时,黄克诚的师指挥所设在距黄河堤不到200米的芦堡村内。特务营营长陈金保请求师指挥所立即转移。黄师长就是不肯走,他说:“师指一撤就会动摇军心,后果严重。”后来,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经大家苦苦劝说,黄克诚才勉强坐上王扶之的自行车,同师指挥所的其他人员一起撤出战斗。在转移途中,他命令八旅22团派一个营赶来增援,解除了特务营的困境。

    王扶之动情地回忆道:在抗战最艰苦的阶段,黄师长坐在他的自行车上指挥了6次反“扫荡”,粉碎了日军妄图消灭我华中局及新四军部队首脑机关的企图。

    1981年,张爱萍副总参谋长到新疆检查工作,见到时任乌鲁木齐军区副司令员王扶之,幽默地问:“王扶之呀,还记得你用自行车驮黄老的事吗?那时你的自行车上可带着三师的司令部啊。”王扶之说:“我当然记得,当时您是我的副师长啊,我跟着黄老和您学了好多东西。”

    上图为王扶之和他缴获的自行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