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闪光的党徽--商南县富水镇离退休干部党支部30年琐记

发布: 2015-7-01 09:39 | 作者: webmaster | 来源: 本站原创 | 查看: 668次 | 字号:

现如今,有相当一部分党员可能已忘记了党徽的样子。但是在陕西秦岭之南的大山深处的商南县富水镇,却有这么一群朴素而闪光的老同志。不论何时何地,他们胸前永远佩戴着闪光的党徽,行走在富水镇的街头巷尾。这些人,就是富水镇离退休老干部党员。富水镇离退休党支部从第一任支部书记赵文杰到第二任书记鲁中山,再到现任书记周孝廉,风风雨雨30年来,时光没有磨褪他们的党性,反而在岁月的长河里冲刷得愈来愈亮。坚持不懈地保鲜党性,坚持不懈地开展积极的活动,坚持不懈地为当地群众做好事办实事,在维护地方稳定、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中,绵绵不断地发挥着光和热。

三十年的坚持

走进商南县富水镇离退休干部党支部略显简陋的办公室,随手翻开支部学习活动记录本,上面显示:会议时间:2009525日,主持人:周孝廉,记录:陈杰,参加人:野风,陈光增,刘祥云,鲁中山请假;周孝廉领学胡锦涛科学发展观……;20111130日;主持人:周孝廉;安排:学新闻,讲故事;参加人:周孝廉  野风 高士玉 刘祥云…… 2013630日,星期日,老干部党支部活动《纪念建党92周年活动》…… 2014530日,星期五,支部生活会,活动内容:座谈当前国内的不安定因素及新疆暴乱恐怖事件……2015530日,学习“三严三实”……。厚厚的记录本,记录着富水镇党支部30年来的日常工作,一字一句将过往的岁月悉数串起,串成一个个坚实的脚印,让人可以如此真切地感受一个基层党组织30年一路走来的不易、持之以恒的坚守。

商南县富水镇离退休干部党支部建立于1985年,历经30年,书记换了三届,现有党员12人。首任支部书记赵文杰,197711月从县民政局离休回到家乡,“闲不住”的他利用自身丰富的人脉资源,帮富水镇筹办砖厂、纸箱厂等企业,同时还身兼县法院陪审员、镇敬老院顾问等职。198411月,在他的倡议下,商南县第一个老干部活动中心富水镇老干部活动中心成立。198412月,建立全县第一个老干部党支部商南县富水镇离退休干部党支部,并当选支部书记。

有了支部,就有了阵地,就有了开展基层党务工作的坚强堡垒。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基层支部,从建立那天起,就如同一块巨大的磁石,辐射、带动了周围一批又一批心存信仰的党员。该支部制定了党支部学习生活制度,确定每月月末为党支部集体学习日,组织全体党员学习党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学习时事政治、中省市县的工作部署和重要文件,畅谈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相互座谈交流学习体会,讨论通过党支部的有关安排和决议,交纳党费,同时做到每次学习都有安排、有材料、有考勤、有记录、有讨论内容。

为了解决经费不足问题,199210月,一番调研后富水镇离退休党支部大胆创办了富水镇“老龄诊所”等经济实体,每年为老干部党支部增收600多元,既方便了群众看病,又保证了党支部的日常活动经费。同时7名党员带动30多名离退休老干部为学校代课、帮助村组清财、办板报宣传、为群众写春联、义务诊病等,深受好评。30年来,不管人员如何变动,支部的学习活动一直持之以恒,从未间断,让每位党员都能够经常及时接受时事政治教育、了解党和政府的各项路线方针政策和重大工作部署。

30年来,支部书记换了三任,一些党员已经离开了这片热土,这个组织不但没有垮,凝聚力和战斗力却与时俱增,党性愈擦愈亮。

他们成为富水镇一道特别靓丽的风景,一杆特别醒目的标识。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容易,做一天好事容易,经常做好事难,年年月月做好事更难,三十年来坚持为身边的群众做好事、为这个社会做有益的事就难上加难。30年来,他们坚守的是一块净土,坚守的是一方阵地,坚守的是战争年代俯仰皆是如今却成为稀罕的一个普通党员应有的底线。

常年佩戴党微的战斗集体

富水镇距离商南县城约20公里。2011, 如今已78岁有着35年党龄的支部书记周孝廉在组织老干部学习“草帽书记”杨善洲的先进事迹时,看到了杨善洲胸前那枚闪闪发光的党徽,受到了极大触动。“是党微映照着杨善洲当官手空空,退休又钻山沟沟;是对党的忠诚铸就了杨善洲一心为民、清廉履职、忘我工作、两袖清风的公仆本色‥‥‥”周孝廉把自己的想法通过县委老干部局领导向县委作了汇报,得到县委组织部门的答复:“可以”。在得到县委的明确答复后,周孝廉组织支部党员学习《中国共产党党旗党徽制作和使用的若干规定》,围绕佩戴党微的重大意义、有关要求进行了学习讨论,在统一思想、提高认识的基础上,大家对佩戴党微形成了一种共识:佩戴党徽体现的是对党的忠诚、信仰的坚守,是向人民群众作出的庄重承诺,每名共产党员佩戴党徽不仅是对自己的约束,把自己曝光在群众的监督之下,而且不管你走到哪里,干什么事情,都能时刻提醒自己是共产党员,就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就不会犯错误,就能时刻保持共产党员的良好形象。还能经常想起一大批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战士,使自己的党性经常保鲜。

从此,富水镇离退休干部党支部统一佩戴党微在附近七里八乡都传开了,党员们走亲访友、参加活动、重大节庆日,出门前更换衣服时首先做的一件事就是看党微有没有戴好。

刚开始佩戴党微时有些周围群众投来了诧异的目光,这时老党员们就不厌其烦的向群众宣传党旗党微知识。有一次,老党员封年娃回陕西蓝田料理他父亲的后事,他的一个亲戚说:“您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带个团徽?”。封年娃指着党微上的图案说,这不是团徽这是中国共产党党徽,我是一名党员,我只是希望自己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封年娃普通得如同临潼出土的一个秦俑,就是这位外表平凡到邋遢的粮站系统的老党员,骨子里头却暗藏着太多对党的忠诚。他的光芒足以映照出那些衣冠楚楚语言豪华内核里却极其肮脏的党员领导干部身上的妖孽来。老党员吴志明家距党支部所在地有6华里,一次,支部组织传达上级文件时,因出门太急,老伴将他没有戴党微的上衣递给了他,走到半路,发现党微没有戴,这时离学习时间还有不到2个小时,为了能准时参加学习,他租了一辆出租车从家里取了党微后才急匆匆地赶到支部参加学习。

这些大山深处再普通不过的一群周围人并不以为然的党员,却对一枚小小的党徽这么敬重,敬重到畏惧的程度。

他们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请回了我们这个社会缺失既久的无量无疆的信仰的佛。在我们看来,这一枚枚小小的党徽,像群星一样灿烂,正是党风、政风、世风根本改变的希望所在。

回家的感觉

20141127,《商洛日报》刊登了退休教师朱仁海的文章《回家》,讲述了他退休后三个月都没有找到支部接收他的组织关系。后来在别人的介绍下,他找到了商南县富水镇离退休干部党支部,正逢该支部组织集体学习,他被十几名佩戴党徽的党员认真学习的场景感动,欣然将怀揣已久的组织关系转入该支部,在心里感叹到:“我找到家了,我终于回家了!”

其实,不光朱仁海,商南县富水镇离退休干部党支部的每位党员回到这个“家”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由于商南县富水镇离退休干部党支部班子健全有合力、管理有序讲纪律、活动经常有特色、服务热情有动力、健康向上有活力等特点,巨大的组织向心力吸引了很多离退休党员“回家”了:原富水邮电支局局长鲁中山、原富水中心医院书记陈杰、原商南县林业局职工刘祥云、原富水镇教师高士玉、董海鸥,都是在一种神奇吸引力下凝聚在这个支部的。

回到了这个“家”,大家也就把这里当成了真正的家。支部成员自觉遵守组织纪律,按时参加组织活动,按月足额交纳党费,因事因病严格履行请假手续,从不因特殊情况缺席组织活动。每月30号,无论阴晴雨雪,无论身在何处,无论手头有多重要的事情,支部成员都会从四面八方聚集到富水镇、聚拢到一间十几平米的党员活动室,参加集体学习讨论。

老党员鲁中山、刘祥云、陈杰在县城居住,每次参加活动,他们都是早早从县城坐公交到富水镇党员活动室,学习完后,再花上4块钱乘车回去。而在河南西坪居住的老党员高士玉,路途更远,参加一次活动来回得花费12块钱。(这里与河南毗邻。)一路颠簸,对于上了年纪的他们来说,辛苦自不言说。但和辛苦相比,亲临现场的参与感、有所收获的充实感却让他们内心无比愉悦。

原富水食品公司退休职工、77岁的老党员陈光增因病行动不便,于是干脆叫儿媳用轮椅推着他赶来参加学习。2003年突发脑溢血的朱书海,留下了偏瘫后遗症,每次参加活动,都是老伴陪伴护送。啥时候学习完了,啥时候老伴再护送回去,一路相互扶持,风雨无阻。

他们中一部分人已经到了风烛残年,却怀揣着生命里最珍贵的东西永不撒手。他们握紧的,正是今天我们这个社会所严重缺失的。

一位85岁老人临终前的遗憾

记者采访时,被一位85岁老人迫切要求入党的事情深深打动。

离休干部、党支部组织委员野风,山西忻县人,14岁投笔从戎参加陕甘宁边区警备2旅文艺宣传队,享受排级待遇。1950年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光荣负伤,屡立战功,后在县残联工作,1979年离休,在商南县威信很高。野风的一个老表叫何俊杰,1920年出生,1940年被国民党抓壮丁进入国民党军队服役,19497月他弃暗投明,加入中国革命,在富水区公所担任粮食保管员,为我军前线将士筹备和运送军粮。 2003年的一天,何俊杰找到野风,想请他作入党介绍人。野风认为,离退休老同志向往党组织是件大好事,我是一名党员,为党培养和输送新鲜血液义不容辞,就满口答应了何俊杰的请求。当时野风组织关系在商南县民政局,为了帮助老表何俊杰入党,野风经上级组织部门批准,就把个人组织关系转入富水镇离退休干部党支部,并请当时的支部书记、离休干部赵文杰一同作何俊杰的入党介绍人。赵文杰考虑到何俊杰的历史问题,推荐的又是自己的老表,就坚决没有同意。谁知一晃两年过去了, 200512月,85岁的何俊杰到了生命的弥留之际,他拉着野风的手说:“我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入上党。”野风紧紧地握着老表的手,含着热泪看着老表离开人世。

这件事野风相当长一段时间都想不通。他的怨愤像秋草一样长时间疯长着。我们要怎样苛责这个赵文杰,一个老同志生命里最后的一桩心愿,你都要这样残忍地扼杀掉,你何其残酷无情。我们又当怎样表彰这个六亲不认的赵文杰,虽然你只是一个小山村小小的支部书记,你却把党性原则奉在高台,不让它被一丝一毫的纤尘蒙蔽。一个积极要求入党的老同志,用生命表达了他的向往。一个生命的代价,再一次地擦亮了富水镇离退休党支部门口的牌匾。

感恩的回报

“做人要感恩,我们老了,在身体条件容许的前提下,还能为家乡做点事,我们高兴!”---周孝廉,这位年已78岁有着35年党龄的老党员,1994年从青海省祁连山地质二队高级工程师岗位上退休,后被返聘为甘肃省张掖市有色金属集团总公司总工,2004年回到富水镇,2011年接任离退休党支部书记。

“做这些事情,啥都不为”,只是为了不辜负“党员”这个神圣的称谓、不辜负党组织这么多年的培养。有着16年糖尿病史的周孝廉,把全部的热情和才智都放在了如何做好支部工作上。在充分学习继承前两任支部书记好的工作方式、方法的基础上,他带领支部一班人大胆创新,制作 “富水老年人动态专栏”,按60-69岁、70-79岁、80-84岁、85-8990岁等5个年龄段,将全镇60岁以上老人的姓名、出生年月、健康状况、住址等信息分门别类登记,挂在墙上,实行动态管理。哪位老哥们走了,信息牌会悄然摘下来。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些老人的名字也在与时俱进地发生着位移。动态管理是富水镇离退休党支部的一大创新。全镇老人的生日都明白地标注在牌子上,及时地为老年人祝寿,就成了这个支部的工作之一。邻里发生矛盾纠纷,支委主动登门做思想工作、化解矛盾;群众生活有困难,支部都想法设法帮助解决。20085月,四川汶川发生强烈地震,支部成员带头捐款和交纳“特殊党费”,为灾区捐款12000多元。近年来,支部为困难党员和社区60岁以上老年人发放慰问品,合计20000多元,赢得干部群众热情称赞。

在关心下一代工作中,支部建立了“留守儿童花名册”,成员明确分工,每人帮扶1-2名留守儿童。学生周阳因父母亲长年在外打工,交由爷爷奶奶看护,支部书记周孝廉就与他结成帮教对子,经常到其家中和学校过问他的学习、生活情况,并拿出500元帮他购买衣物和学习资料。在周老的资助下,周明现已从技校毕业参加工作。老党员吴志明无私帮助贫困学生吴海洋8年,现在吴海洋已分配在海南工作。陈小亮因家境贫困,面临辍学,野风拿出3000多元帮助他交学费,给他购买生活和学习用品,帮助陈小亮度过了难关。近两年来,老党员们先后与30多名留守儿童结对子,帮助困难学生23名,帮助4名后进学生转化为“三好学生”,为困难学生捐款2万多元,用实际行动践行了为民服务的宗旨。

富水镇离退休老干党支部采取的是“社区+支部+协会”的管理服务模式。即富水社区党支部居委会、富水街社区老年人协会、富水街社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合署办公,社区党支部书记兼任老年人协会会长、关工委副主任,老干部党支部书记兼任老年人协会副会长、关工委主任。这样的一种新型管理模式,方便交流,务实高效,在工作中形成了相互交融、相互促进的和谐氛围。离退休老干党支部充分开发利用社区提供的场地资源和联系平台,加强学习,积极工作,在强化党支部自设建设同时,积极参与和支持社区党支部、社区居民委员会的工作,指导社区老年协会和关工委的工作,在社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教师出身的董海鸥是支部成员中的活跃分子,组织各项文体活动,推广健身运动是她的强项。“商南县如果组织开展大型群众性文化体育活动,只要把任务交给离退休干部党支部就完全可以放心。”这是商南县委和富水镇党委给富水镇离退休党支部的评价。为了大力发展群众性文体活动,董海鸥负责每天清晨在村部播放“回春医疗保健操”等乐曲供老年人锻炼,晚上组织老年人和群众在村部扭秧歌,跳广场舞。节假日,周孝廉、董海鸥他们还自编自演文艺节目和老人儿童同台演出,并多次参加市县组织的文艺演出活动,极大地丰富了广大老年人和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

                         

“花到深秋别样红”。富水镇离退休干部党支部用信念染绿大地,用行动书写忠诚,用形象践行诺言,把党旗照得更鲜红,映得晚霞更灿烂。他们普通得如同富水镇的一堆土,他们闪光得却绝不逊色于富水镇夜空璀璨的星辰。 他们用一种不变的品质,用一种坚定的姿势,站成秦岭之南的一道风景,谱写出了一曲当代共产党员之歌。商南县委领导形象地称赞富水镇离退休干部支部党员是“三任书记三颗星,十二名党员十二杆旗”。

 (作者:李泉林、苏成君、李海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