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最棒的毕业礼物”——榆林市老年大学别具心意毕业典礼记事

发布: 2018-7-17 07:52 | 作者: webmaster | 来源: 本站原创 | 查看: 0次 | 字号:

    今年6月,83岁的叶娥林老人和她远在云南读研的孙子一起“大学”毕业了。烫金的毕业证书、庄严的学位服、隆重的毕业典礼,孙子有的,叶奶奶也一样都没落下。 
    这是榆林市老年大学给737名2018届毕业生精心准备的毕业礼物——一本记录学习点滴的纪念册、一次学员经验交流会、一次书画摄影作品展、一场庄严隆重的毕业典礼、一台精彩纷呈的毕业晚会,处处充满着仪式感。
     “我在这里学习了10年,今年的‘毕业季’活动最令人难忘,是我们收到的最棒的毕业礼物了。”叶娥林逢人便笑呵呵地说。
精细策划烙下“独家记忆” 
    从5月中旬开始,榆林市老年大学着手准备起“毕业季”系列活动,收集毕业生信息及其优秀作品,购置学位服、学位帽,还安排了摄影班的师生采集活动花絮。 
    叶娥林奶奶耐心地介绍她的专属纪念册,翻开一尺见方的银皮册子,扉页的大红色布纹纸上了留有“学校寄语”,身着学位服、头戴学位帽的毕业照中,叶奶奶笑容可掬,班级合影照后,还有许多她为准备毕业晚会紧张排练的剪影。“瞧,是不是特别漂亮。” 
    担任本次“毕业季”活动摄影师的白士明老人还是榆林市老年大学摄影班一年级的学员,为了帮“学长”“学姐”们定格更多的精彩瞬间,他跟拍了太极拳、舞蹈、声乐三个班的毕业花絮。“葫芦丝班演奏的《月光下的凤尾竹》特别好听,舞蹈班为了排练《采薇》可没少花功夫。”说起拍摄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场景,白士明老人感慨:“大家伙儿都想着要精益求精,身上那股劲让人敬佩!” 
    “学习是件苦差事。随着年龄的增长,记忆力下降,反应迟钝,再加上乐理不通,学起新东西来遇上过很多困难,可是只要下功夫,总能有收获。”在优良学风传承交流会现场,器乐毕业班学员贺录胜由衷说道。 
    这样的收获感在综合艺术毕业班学员张艳丽看来则是一种生活状态的变化,自从进了老年大学,她觉得自己年轻了、健康了、时尚了、漂亮了,人也更精神了。“从最初跑腔跑调到现在能歌善舞,还带动家人一起唱、一起跳,其乐融融,现在我老伴也来咱老年大学学习了。”   
 
 毕业后去哪儿、做什么 
    
    对履新将满一年的榆林市老年大学副校长曹柯梦来说,今年的毕业季活动也让自己对老年教育事业更多了几分认识。 
    2014年秋,曹柯梦的父亲曹士有报名成为榆林市老年大学书法班的一员,经过四年的系统学习,也于今年6月顺利毕业了。
     毕业典礼上,曹柯梦亲手为父亲颁发了毕业证书。“父亲从来很严厉,为他拨穗正冠的那一刻,我发现他一脸慈祥地望着我。那一刻,我想起他蹬自行车赶30多里山路送我上学的情景,想起了他含辛茹苦抚养我长大的日子。”曹柯梦说,“老年教育或许就是一种反哺。老同志曾经在各自岗位上为社会发展作出巨大贡献。今天,我们潜心为他们打造精神家园,是对他们最好的报答。” 
    在老年大学执教的三年里,靳亚静学会了许多跟老人相处的方法。“耐心听他说,细心给他讲,跟他们做忘年交,慢慢你会发现他们真的很可爱。”靳亚静说,“有几次老人们见我状态不好,就问我是不是遇上了啥烦心事,然后安慰我、开导我,帮我释放压力。在人情世故上,他们可是我的老师嘞。”
      在曹柯梦的办公室案头,放着几份毕业班的《请愿书》。“我们舍不得离开老年大学,我们愿意继续学习和深造,我们会用百倍努力为学校增光添彩……”字里行间真情流露。 
    为了满足学员们毕业后的求知诉求,榆林市老年大学计划在今年秋季开学时组建艺术团,毕业学员通过选拔测试后可以根据志愿在书院、画院、摄影学会以及舞蹈、合唱、器乐、秧歌等专业队参加活动,还可以选择在个别专业新设的研修班再次“充电”。“另外一些骨干学员也可以到校外辅导站、社区老年学校去任教,继续发挥余热。”曹柯梦介绍说。 

做优老年教育得从长计议

     “刚到老年大学工作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心态都赶不上这些老年人。”曹柯梦坦言,看到排练室里80多岁的老人每次上课不迟到、不早退,一年四季风雨无阻。“这种坚持最简单却最难得。” 
    我们能为老人多做点什么呢?为了办好老年教育,曹柯梦返聘了榆林市委原副秘书长高欣、榆林市老年大学原校长张晓明、榆林市老年大学原教务处处长曹丕宏作为“智囊团”,参与老年教育研究的工作。“上老年大学不为文凭、不为就业,图个啥?”张晓明发现,随着人均寿命的延长和老龄化进程的加快,老年人群的生活质量将直接影响国民幸福指数。“他们健康快乐,家人就少一份负担,他们发挥余热,社会就多了几股正能量。” 
    对于即将到来的暑假,曹柯梦计划组建调研组到县(区)老年大学摸摸底。“基础薄弱、资源匮乏、设施落后几乎是各地老年教育的通病,我们想从基础性数据里厘清实际问题,为推动老年教育科学发展提供决策依据。”
     “进入新时代,立足老龄化实际,面向两个百年梦想,如何养老的确是个新课题。”榆林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老干局局长胡统金认为,老年教育事业兴盛了,养老结构就能优化,养老品位就能提高,养老质量就能彰显。“如此一来,学有所成的老人不仅可以教育子孙、影响邻里,还可福泽社会,推进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因此,建设高水平老年大学,尽快形成市、县(区)、乡镇街道、社区和中心村教学网络势在必行。”(各界导报记者满淑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