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家乡解放的那一天---省扶贫办退休干部王学东

发布: 2019-7-31 16:45 | 作者: webmaster | 来源: 本站原创 | 查看: 0次 | 字号:

    我的家乡蓝田县洩湖镇马王村是骊山南麓一个小山村,处于蓝田县横岭丘陵地带。说是小山村,但在山区却是一个大村落。70年前,这个村有50多户200多口人,村子历史悠久,称得上“千年古村”。唐末黄巢起义时曾在村上圈过马,加之村民以王姓为主,村名就叫“马圈王村”,简称“马王村”。我家住在距村半里路的村南坡下独庄,共住5户人,这里曾经种过菜,独庄就叫“菜园”。
    1949年5月24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我们村上来了人民解放军,我的家乡解放了。这天天气格外晴朗,蔚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初夏的早晨空气清新,特别凉爽,我和小伙伴们到崖背的沙坡上玩耍,大约十点多钟,我看到一群大姑娘小媳妇背着小包袱,怀里抱着、手上牵着小孩子,叽叽喳喳、慌慌张张地从马王庙下来,接着母亲上来告诉我们:“赶快往回走,过队伍了”。原来在地里干活的人看到一支几百人的队伍,扛着步枪,抬着机枪,从山梁上向马王村走来,人们不知道是国民党的队伍还是共产党的队伍,也没见过解放军的队伍,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山区自黄巢驻军后千年来从未来过队伍。在地里干活的人急忙回村,满村子呼喊,让村民躲避。我回家后,母亲抱着两岁的妹妹,伯母领着比我大五岁的堂哥,婶娘领着堂妹,堂姐牵着我,随着村上下来的妇女和儿童,奔向离村三里多路一个叫“阴司沟”的地方,藏到那儿山洞里。“菜园”留下父亲、叔父和70岁的隔壁三爷看守。
    我们在山洞里待了不到一个小时,叔父跑来说村上来的是人民解放军,要在村上打点休息,然后就开拔,让大家回家。回到我住的独庄,各人回了各家。我看到了30多个穿灰色军服的解放军,大部分已经吃过饭在大槐树下坐着休息,少数还在端着碗吃饭,父亲和叔父在哪帮忙,还和吃饭的战士们说话。有父亲和叔父在场我也不害怕,站在旁边发呆地看着锅里,涎水都从口里流出。一个年纪较大的炊事兵给我舀了一碗宽叶面,说道:“小朋友饿不饿,饿了就端上吃吧!”。我不敢接碗,父亲就说:“快谢谢叔叔,把碗接上。”我才接过碗吃了。解放军的和蔼可亲、秋毫无犯,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后来听父亲说,这支解放军在解放临潼县城后,天未明翻越骊山,走了40里山路来马王村埋锅做饭,休息了3个多钟头,经寇家岭村向洩湖进发,再去蓝田县城。再后来,我从1949年5月29日《群众日报》刊登的消息和《蓝田县志》上得知,5月20日省城西安解放,驻守蓝田县城的国民党军向秦岭深山逃窜,当天下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野六军军部派人赶赴蓝田,策反县自卫团起义投诚,23日驻县城自卫团200多人宣布起义,活捉了敌伪县长、军统特务田云汉(镇反时被枪决),蓝田县城解放。5月24日路过我们村的解放军就是一野六军十六师四十七团,当晚露宿洩湖镇,25日10时抵达蓝田县城,旋即开赴长安大峪口追剿国民党军残部。26日六军十六师四十八团进驻蓝田,蓝田全境和平解放。
    家乡解放的那阵,我虽然还不到6周岁,但却目睹和经历了新旧社会两重天,一个苦来一个甜。我亲眼见过国民党抓壮丁和地主逼债的情景。就在家乡解放的前一年收罢麦,国民党来村上抓壮丁,抓走了四个人,其中一个是我这一辈中排行老大的堂哥。大哥当时十七八岁,是伯父32岁去世后伯母一手抓养大的,伯母、母亲和婶娘哭的死去活来,叔父想不出办法,去到山北面晏湾村,告诉了在那里帮助二爷、三爷收麦的父亲。父亲回到家后将胡须一刮,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抄小路追赶抓壮丁的人。在离洩湖镇不远的路上,父亲终于赶上了。他口称“老总”,对抓人的兵说:“我侄儿胆子小、身体弱,不适宜当兵,我参加过武汉保卫战,与日本人打过仗,让我顶替侄儿去当兵”,“老总”才放走了大哥。到镇公所后,验兵的军官说:“你这老汉要钱不要命,这么大的年纪还卖壮丁”。父亲当时已经四十多岁,听了这话赶紧掏出一块大洋递给了验兵的军官,说了声“谢谢”转身走了。殊不知被抓的人哪里是图钱卖壮丁,分明是被强行拉去当炮灰。从我们村抓走的3人,一个没到部队偷着溜回来了,一个死在国民党的队伍里,一个投诚后牺牲在解放军的战场上成为烈士。
    还有一件记忆特别深刻的事,就是距离家乡解放四个多月前,即1949年春节前的腊月,离我村20里路的沙河村大地主张甲子(外号“瞎仔”,坏的意思)带人来我家逼债,当时家里穷的叮当响,没有能力偿还他这笔驴打滚的阎王债。父亲哀求张甲子宽限些日子,来年春上最迟夏收后还债,张甲子不行,在屋里搜出二斗多粮食,连秤都没过强行装走了。那是全家4口人半年的口粮,父亲气得咳声叹气,母亲眼泪唰唰地往下流。舅父听说我家断了顿,背来一斗小麦一斗谷子。这年过年,我家没有蒸年馍,母亲从腊月二十七到正月初五天天出去要饭,要回来的馍有黑的有白的,有包子有蒸馍,就这样过了一个年。到了春天,更是过的吃谷糠咽野菜的日子。多亏来了救星共产党,家乡人民得解放,我家和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才过上了没有剥削不受压迫、安居乐业、幸福美好的生活。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我的家乡解放70周年。在庆祝新中国70华诞之际,抚今追昔,历久弥新,当年家乡解放时的情景在我童年的回忆里,刻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激励我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为建设新中国、实现中华民族复兴梦奋斗一辈子。

(本文作者系陕西省老科协第六、七届理事会副秘书长)